冷知識:穆斯林網紅──伊斯蘭的網絡世界

蔣卓芽
本會事工幹事
2022-07

 

在穆斯林的網絡世界中,有其獨特的網絡特色。根據網絡媒體「關鍵評論」的研究及報道,穆斯林網路世界出現了幾個現象:傳教士走網紅路線、穆斯林網紅趨向宗教化、商品宗教化等,各門各派的穆斯林聲音透過網絡媒體影響不同的伊斯蘭國家,帶動政治風向、宗教輿論、社會潮流和商業先機。

傳教士網紅

印度裔傳教士扎基爾奈克(Zakir Naik),他熱衷為受眾公開解答伊斯蘭教議題、護教及傳教,傾向極端思想和支持恐怖主義,被禁止進入歐美多國、印度及孟加拉,更遭他的本國印度通緝。有外國研究恐怖組織的團體指出,扎基爾的言論對一些恐怖組織成員產生影響。目前他以馬來西亞為基地,建立多語言傳教平台「Peace TV」(英語、烏爾都語、孟加拉語及漢語),並到尼日利亞、日本、土耳其、印尼等地巡迴演講,獲得相當多的穆斯林及政要支持。

印尼作為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,穆斯林網紅也非常多,無論是哪一種網紅,都朝着結合傳教、教義討論及開拓穆斯林生意這三方面來發展,使其社會地位得到提升。網紅傳教士蕭正國(Felix Siauw)受年輕人、大學生和年輕的中產階級追捧,他成功把傳教及營商兩者結合,成為年輕穆斯林的榜樣,而Facebook的追隨人數逾400萬。蕭正國的成功在於懂得以當地文化、時下年輕人關注的潮流作市場行銷,又巧妙包裝一些保守的伊斯蘭教規,從而鞏固排他主義。然而,他被溫和派的穆斯林視作最激進和極端的傳教士,指他背後的組織為一個原教旨主義政治組織,其網路言論對印尼穆斯林群體及國家政策都有影響力。

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,網絡網紅的繁衍生態更複雜,不同形式及文化的網紅都有人追捧,包括:受到馬來西亞穆斯林熱烈歡迎的印尼傳教士、主打唱中文歌的馬來裔穆斯林歌手、製作馬來語烹飪節目的印度裔穆斯林等。其中較特別的是阿末杜蘇奇(Ustaz Ahmad Dusuki),他有政黨背景,是當地第一位以抖音發放傳教影片的傳教士,他積極參與電視台、電台及社交媒體的傳教工作。然而,有研究顯示,不少年輕穆斯林對網絡上的政治資訊存疑,或認為政治資訊較多,引發該名網紅的負面形象。因此,傳教士Ebit Lew打造的溫情故事形式、避免政治議題的傳教風格,就能贏得各個界別的穆斯林,以至非穆斯林及國外人士的支持。

女性穆斯林網紅

在穆斯林網路世界中,隨了能發起不同的善行籌款,女性網紅帶來的商機也不少。從頭巾花款、服飾潮流、護膚美妝以至美食烹飪,針對穆斯林族群特色的資訊、教學及商品都有龐大的巿場。

女性穆斯林在網路上公開自己的容貌一直備受爭議,甚至惹來殺身之禍。網路上除了教長及學者堅持「女性不應在網絡公開自己的容貌引人犯罪」的言論外,也有穆斯林女性博客寫出「在鏡頭前除下頭巾的婦女是不受尊重的」。名模Neelofa最初打扮性感、不戴頭巾,漸漸卻披上頭巾,又戴臉巾,衣服越來越伊斯蘭化。不少喜愛時裝的女性穆斯林網紅,以穆斯林服飾的特色創作,自創品牌並打進國際市場,推廣多元文化。

女性穆斯林網紅通常生於傳統壓抑的文化,不會違背戴頭巾的規定;移居歐美等非伊斯蘭國家,有感頭巾引起非穆斯林的注目,或因恐怖分子對自身宗教的不解排斥,無論是哪種情境,不少女性穆斯林透過網絡為自己發聲,尋找表達自己和信仰觀點的空間,希望被別人理解和接納。

然而,女性穆斯林網紅被認為觸犯教義而遭受迫害是不難理解的。2016年,一位巴基斯坦女網紅因衣着貼身、言行大膽而遭弟弟「榮譽處決」(Honour killing)。2022年,伊拉克一名女網紅12歲時被迫結婚,至20歲時離婚,因經常使用抖音發放性感衣着及穿戴十字架飾品等影片,被弟弟開了九槍終結生命。同年2月及5月在巴基斯坦, 21歲的女模特被兄弟槍殺,另一個19歲舞者則被前夫槍殺。

目前,女性網紅在互聯網發放影片,一方面仍會受到穆斯林的嚴厲批評,指她們會下地獄,但另一方面能爭取更多支持,跨越了社區群體的壓制,即使是傳統上女性不允許公開做的事,例如跳舞、運動、展現美貌等。

願神使用網絡平台,讓更多穆斯林藉此接收真理資訊,以真知識認識三位一體的神;也求主憐憫穆斯林女性,轉化穆斯林群體對女性的觀念,讓她們的自由及權利能得到尊重和接納。

參考文章:
丘偉榮,〈馬來西亞的網紅經濟,是怎樣的存在?從傳教士網紅化、網紅明星宗教化,初探馬來西亞穆斯林的網紅生態〉,網絡媒體「關鍵評論」,2021/3/5。

 

本文原載於《前線觸穆》98期,2022年7-9月。